首页 >> 各地 >> 人文东北 >> 区域特色
绥中县加碑岩乡上洼村地形独特——四水合流画出一把“贵妃扇”
2019年09月18日 15:03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郭 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记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上洼村因四水合流形成独特的地貌而成为“网红”。无人机在空中拍摄的画面显示,村中山间梯田如蝴蝶的翅膀,加上周围碧绿的山林,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一把硕大的“贵妃扇”。170年前,那对到此开荒谋生的马姓夫妇绝对想不到,他们在这片山洼生存留下的印记,如今变成一笔宝贵的财富,为人们的远山梦想勾画出绚烂的色彩。

  村志

  CUNZHI

  绥中县加碑岩乡王家店村

  距乡政府8公里,地处绥中八大河流之一的狗河沿岸。213省道贯穿全境,是绥中通往河北省青龙县的交通要道。村子包括11个自然屯,区域面积27平方公里,土地面积3500亩,平均海拔500米。

  据老辈人讲,明朝初年,大约公元1400年前后,燕王朱棣扫北时,一个王姓人家从山东省文登市迁到这里,开了一家驿站,后称大车店,王家店村因此得名,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

  2006年,当时的毛杖子村、南骆驼洞村、王家店村合并,形成现在的王家店村,其中上洼村因地形独特而成为“网红”打卡地。

  董万功在这里战斗

  辽沈战役纪念馆至今仍收藏着一面黄底红字锦旗,上书“人民柱石”四个大字,这是在1945年冬的热东专署群英大会上,热东军区首长授予董万功老英雄的。

  董万功是加碑岩乡周岭沟村人,出身贫寒,他和他的四个儿子长锁、长彬、长宽、长瑞不但会种庄稼,还会石匠、木匠,还能上山狩猎、自制火药和枪砂,枪法特别准。

  “九一八”事变后,汉奸队长让董万功下山开会,去领良民证,交人头税,还要给日本人当劳工。董万功脾气倔犟性烈如火,明确告诉汉奸队长,我是中国人!

  后来,汉奸队长领来了日本兵,进山讨伐董万功。日本鬼子和汉奸采用了各种阴谋诡计,董万功带领乡亲同敌人艰苦斗争,一直没有屈服。

  1942年春天,中共冀东区委派出武装工作队,秘密潜入日伪统治下的加碑岩乡一带。董万功家成了武工队的大本营,党在绥中西北山区的抗日局面由此打开。

  1944年初,董万功积极奔走联系了20多个青壮农民,集中土枪土炮,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绥中县第一支地方武装。之后,中共凌青绥联合县工委又交给董万功制造地雷的任务。董万功发动群众碾炸药,用玻璃瓶子、木头匣子、石头壳子代替钢铁,造了很多土地雷。董万功的农民自卫队还配合八路军打伏击战,炸死炸伤80多个日本兵。后来,他又培养了50多名土地雷手,这是中共在辽西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地下兵工厂。

  今年85岁的村民马绍银回忆说:“那时候董万功经常在我们村这一带活动,我们村还有好几个青年人跟着他参加了农民自卫队。”

  “董万功采用地雷战阻击国民党军队的战斗就在那边打的。”马绍银那年12岁,他接着说,“那边的山岭上,过去都埋过地雷,敌人不敢过到这边来。”

  那是1946年4月,绥中县支队100多人奉命阻击进攻承德的国民党第五十三军万余人,他们在上洼村北的高甸子迷子沟同敌军激战。董万功闻讯带60多个民兵迅速赶到,他们用步枪、地雷阻击敌人,使得敌军两天时间只前进了5公里。

  在微信朋友圈中热起来的古村落

  “听说过王家店的那个村很漂亮,有机会一定去看看。”在绥中县城,跟人们唠起绥中县加碑岩乡王家店村,人们会跟你这样讲。

  为什么要强调“王家店的那个村”呢?

  原来,在乡镇合并以前,王家店是乡级政府组织,后来撤销并入加碑岩乡,过去乡所属的各个村也就变成了村子的自然屯。

  现在的王家店村有11个自然屯,很多自然屯中都留存有一定数量的农村传统建筑,其中,有一个自然屯位于海拔500多米高的大山深处,全部建筑保持了农村建筑的传统风貌,如同被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遗忘了一般,这便是上洼村,过去又叫“老马上洼村”。

  翻看绥中县的有关资料,在当地最初调查的传统村落名录当中,并没有王家店村。那么,这个隐在深山中的村落是怎么进入传统村落研究专家视野的?

  加碑岩乡党委书记刘树来说:“上洼村的发现得益于现代信息传播技术,它先是在微信朋友圈中火起来的。”

  现在已经没有人能说得清,到底是谁最先在手机的朋友圈中推送上洼村的自然、人文风光,但是在整理有关王家店村传统村落的资料时,记者注意到很多资料中都提到“辽西第一党支部”和“老绥中县政府旧址”。

  这是绥中县两个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查看绥中县地图,如果在“辽西第一党支部”所在地加碑岩乡黄木杖子村和“老绥中县政府旧址”所在地明水乡东洼子村之间连上一道线,那么加碑岩乡王家店村位于这条线的中间位置。

  近年来,为了推动当地红色旅游和改善农村交通状况,绥中县加大了这一地区的道路交通基础设施投入,将过去高低不平的沙土路改造成水泥或柏油路面,道路通行状况大为改观。同时,结合绥中多山濒海的独特地理条件,当地还在政府的推动下举办了春季赏花会活动,进一步引导和助推人们登高山访奇景的热情。

  人们在加碑岩乡一带山间、林地、花海拍下的各种照片被迅速地传播到网络空间当中。这期间,上洼村独特的环境和村貌也引起了葫芦岛市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对保护这一传统村落的重视。

  当然,人们普遍认为,在互联网上引爆上洼村的还是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专业委员会主任赵琛,他利用无人机在上洼村拍到了一幅上洼村的自然与人文景观交融所形成的“贵妃扇”画面,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了上洼村的名片。人们只要在互联网上录入“老马上洼村”,屏幕上立即便会出现这幅动人的画面。

  走进老马家的百年老屋

  上洼村现有人口110人,28户人家的男主人都姓马,他们是一个先祖的后人,到马文利这一代已经传承到第八代。

  从目前整理出来的材料看,马家来自山东省登州府(现登州市)小溪村,当初他们的先祖马伦是跟随明初燕王朱棣扫北时离开家乡的。关于马伦,目前在史料中还没有查到更多记载。

  马伦定居在河北省抚宁县驻操营马岭庄。根据现存马家宗谱记载,若干年后,马伦后代中有一子名叫马永达迁居到辽宁省绥中县加碑岩乡黄木村炕沟屯,马永达育有五子,其中一子名叫马有祥后来迁居到上洼村,成为现有记载中村里的第一代创业者。

  最近,人们在打扫先祖马有祥留下的老屋时,发现了一份土地文书,写在一块白绢上,记录的是马有祥子侄辈的土地买卖,时间是道光二十九年,即公元1849年,由此推算,上洼村先祖到这里开荒有170年的历史。

  上洼村有年岁的老人说:“听老辈人讲,我们这位先祖为人憨厚,与世无争,不然也不会只有两口子就到这里来开荒。”

  时间回到170年前,看看上洼村梯田以外丛生的草木,便可以想象仅仅两个年轻人,当时在这片荒野当中有多少困难在等待着他们。

  马有祥的老屋还在,石墙、瓦顶,如果将上洼村平面看成是只蝴蝶,老屋所在的位置大体相当于蝴蝶头的位置。人们都说这个位置非常好,前面抬头可以看见对面元宝一样的大山,后面山上有块巨石,形如一把太师椅。上世纪80年代,在这个老屋里长大的马绍秋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那是连附近村子都轰动的一件大喜事。

  因为同根共祖,上洼村人保持了先祖忠厚、朴实、热情的家风,族里添丁进口,加盖新房,也是全村人一齐动手,所以整个村落的建筑都保持了基本一致的风格:砖石打墙,青瓦盖顶,屋脊的两端都翘着一对吉祥头。

  当然,每家房顶的装饰并不完全相同,记者仔细观察,大约与工匠装饰时的想法有关,有的房脊正中装饰的向日葵图案,有的装饰更像是牡丹花。

  马文礼是马文利的表哥,他家的屋子收拾得干净利落,甚至房梁上都看不到明显的灰垢。家中正在使用的各种家具,像那种老式的梳妆台、帽盒、木柜,沿着火炕对面的山墙排成一列,更像是一个民俗陈列展。

  马文礼是村里秧歌队的乐师,会拉二胡和一种叫做大嗡的弦乐器,它们现在都安静地摆在屋子一角,春节前后,秧歌队出场才是它们大显身手的时候。

 

  记者手记

  SHOUJI

  绥中位于东北地区通往山海关内的咽喉要道上,处在这个繁忙的交通干线,货物运输顺理成章成了这里的一个重要产业。

  在车来车往的公路上,从一列列满载货物的大卡车旁经过,长长的货运队列,轰鸣的马达声和巨大的车轮带起的阵阵灰尘比较集中地展示了现代社会都市生活中让人心浮气躁的喧嚣的一面。

  在这样的嘈杂声中久了,人不免会产生回归的渴望,把脚伸进清凉的泥土,把手插入碧绿的草丛。

  如果一天当中,在城市的喧闹嘈杂与乡村的宁静坦然间走上一个来回,你会通过对比,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现代的都市生活固然必不可少,但是传统乡村生活那种与大自然的深度融合则更显得弥足珍贵。

  古朴天然的上洼村为世人所发现,让记者产生了更加奢侈的想法:看看天边那片远山,那里是不是还有更多的惊喜等待着人们去发现?

  进村需要过“三关”

  加碑岩乡农经站站长马文利的家在上洼村,他在那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他告诉记者,以前还真没注意到自己的家乡有什么特别,现在看到网上的评论,越来越觉得家乡与众不同。他现在也在收集整理上洼村的各种资料,并且用手机拍下不同季节里上洼村的照片,分享到朋友圈中。

  采访车离开柏油路,在一处新修的停车场前停下。接下来的路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坐车沿着新开出来的一条沙石路直接上到村边的小山冈上,另一条路只能步行,是过去170年间,上洼村里人一直走过的登山小路。

  “如果想看上洼村的独特风水,还得走登山老路。”马文利说。

  很早以前,当地人就知道上洼村有三道石门,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三虎把门”。

  沿着进山的小路走过百余米,山路左侧的崖壁上有一条小溪哗哗地流着,马文利说:“这条小溪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流,从来没有干涸过,过去村里人吃水都到这里取,担到山上去。”

  溪水旁就是露着新碴口的岩石。“这里就是第一关,过去这里是悬崖,溪水从悬崖不到一人宽的小缝里流出来。那时山路也不在这里。”马文利又指向路右侧已经被树木覆盖的半山腰,说:“过去,我们这些孩子下山挑水都是从那边上去的。”

  上世纪70年代,当时的生产队为了发展生产,想要村里进马车,人们在这处悬崖上凿眼放炮,用了几百公斤炸药才将这道天然的石门炸开一个缺口,悬崖的碎石堆在崖下才形成了现在的路。

  虽然当年的悬崖不见了,但是两侧直立的山岩仍然在告诉人们,这里“关”的意味还是很足。

  继续前行数十米,我们看到了同第一关相近的情况,也是在那一次修路的时候炸开的。

  一行人继续前行,来到一个峭壁前,马文利说:“过去我们村的马车也只能赶到这里,没办法进村。”

  前面登山的路是沿着山崖修筑的“之”字形阶梯,当年马文利和小伙伴每天在这里跑上跑下,从没听说谁出过什么事,但是他还是关照一行人,尽量靠近山岩一边走,阶梯另一边是直立的悬崖。

  登上第三关,眼前出现一块有百余平方米平展的石面,上面的溪水经这里流到下面的山谷。马文利说:“天气暖和的时候,村里的妇女总爱聚在这里一起洗衣服。”

  站在关口岩石上远眺,青翠山岭现在被甩在了下面,马文利指点着左右的山谷说:“专家来到这里看过山势,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共有四条山谷的溪水在这下面汇聚到一起,从我们进山的那条山谷中流出去,据说这样的地貌在我国北方还是第一次发现。”

  当然,在这之前,上洼村的前辈们也为这一地貌感到自豪,他们倒是没有注意到四溪汇流的独特,而是对山洼前这三道隆起的山冈非常满意,还给它们取了吉利的名字,分别叫做梁东龙头、腰梁龙头和杏梁龙头。

作者简介

姓名:郭 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登陆 冠军彩票计划群 北京极速赛车开奖网 极速赛车能玩吗 天天彩票计划群 菠萝彩票计划群 k8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200期 福建泰顺棋牌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