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资本主义经济问题
[文摘]徐飞彪:长臂管辖:披上法律外衣的美全球霸权工具
2019年08月07日 09:46 来源:《中国外汇》2019年第14期 作者:徐飞彪 字号

内容摘要:美国是全球经济制裁的主要发起者,目前已经对全球约40个国家、一半以上的人口进行过制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原文标题】美长臂管辖的起源、扩张及应对

  【作者简介】徐飞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金砖国家暨G20研究中心副主任 

  长臂管辖(Long Arm Jurisdiction)本是美国内法律界的一个术语,即越过法院所在地而在域外执行法律管辖权。域外法律管辖权并非美国专利,但作为域外管辖权的表现之一的“长臂管辖”,则是美国特有的一项管辖权制度。它的制定和适用根植于美国独特的政治法律与历史文化背景。作为美国当前国内各地方法院之间划分确定法律管辖权的法律制度,长臂管辖是美在一定国内与国际法依据的基础上,并经过长时间司法实践而逐步累积发展而成的。

  1945年,美国“国际鞋业公司案”判例,对法院属人管辖权进行了扩展,规定非居民即使不在法院地,但只要其在该地有持续性和经常性活动,且该活动与原告所提权利要求的产生与这种联系有关,该州法院对被告就具有属人管辖权,即可以对在该州以外的被告发出法院传票。这就是著名的“最低限度联系”原则。该原则渊源于美国宪法修正案第14条,“非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该案是美国法律制度发展的重要转折点:从此之后,管辖权的确定以“最低限度联系”为衡量尺度,被告与法院地州之间的“最低限度联系”取代了传统的“实际存在”原则,成为一种新的管辖权确立依据。这也是长臂管辖权的开端和理论基础。

  此后,美各州纷纷立法,扩大其司法管辖权,长臂管辖原则遂成为美法律的重要实践和传统,并适用于税收、商业、网络等与法律相关的不同领域。美国以强大的政治经济实力为后盾,使长臂管辖权呈现出不断扩张的趋势,并超出了国界。尤其在对外经济制裁方面,成为美全球霸权的极具威慑力的抓手。

  全球化时代和当前信息化时代,各国利益高度关联和相互依赖。在此背景下,各国通过贸易、投资、金融、人员与机构往来等等,在社会经济方面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这为长臂管辖的国际化提供了基础。美遂借助这一新的时代条件,根据其内在法理逻辑,对长臂管辖进行了升级扩展,向全球延伸。一是扩展利用国际法中的“国籍原则”(Nationality Principle,或属人原则),即无论某国居民是在该国领域之外还之内,该国均有管辖权。这是美实施域外管辖的主要法理依据。二是客观属地原则(Objective Territoriality Principle, 即效果原则)。这是对国际法中属地原则的扩展,即当国外某行为对国内产生直接、可预见的实质性影响,美即可进行管辖。三是保护性原则(Protective Principle),指如某些外部行为威胁美国安全、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美可实施管辖。这些行为包括国际社会普遍认定的犯罪行为、联合国决议限制的行为,以及美认定的“与侵犯人权或财产权的国家的交往”等行为。四是普遍性原则(Universality Principle),指对国际社会公认的有全球性危害的行为,比如海盗、恐怖主义等,美可进行惩罚和管辖。经过各种升级、扩展,美国长臂管辖已高度泛化,国际上任何人员、组织、事物、行为等,只要与美国沾边或可能沾边,美均有管辖权。这是极度宽泛的“最低限度联系”原则,给予美国“将手伸出国界”的无限自由裁量权,也为美干预他国、成为“世界警察”和“世界法官”提供了法理基础。

  长臂管辖权,作为美域外执法与司法的基础,是美以法律形式输出其国际影响力、巩固和推行国际霸权的渠道和手段。与军事干预等对外政策工具相比,长臂管辖拥有法律的外衣,“合法性”更充足。

  美长臂管辖常适用于对外经济制裁领域。具体体现为次级经济制裁和三级经济制裁。一级经济制裁(或初级经济制裁)是指限制本国与对象国的经济交往;次级制裁主要是限制本国在境外的组织与个人与对象国之间的往来;三级经济制裁要求本国和外国都断绝与制裁对象的交往,而且还要断绝那些继续同制裁对象有经济交往的行为者。

  长臂管辖的功效就是将美国海外子公司和第三国公司都纳入到美国经济制裁的管辖范围中来,切断制裁对象通过第三方渠道获取规避制裁的机会。由于美国实行经济制裁的目的和领域越来越多样,除了地缘政治(如与苏联争霸)和意识形态(如制裁古巴等)外,还包括民主与人权、有组织犯罪、反对贪腐、恐怖主义、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环境保护等各方面。因此,美对外进行长臂管辖制裁的领域和具体法律也多样化。

  作为一种“治外法权”,长臂管辖的滥用势必被其他国家视为是对其主权和国家利益的一种挑战。面对美无处不在的霸权,为维护自身的独立与尊严,被制裁国家或受其波及的国家无不斗智斗勇,采取措施予以反制。排在首位的反击举措,就是从法律上予以反击。美长臂管辖最大的问题是与国际法中的“司法独立”“国家主权”等基本原则相冲突,因此,备受包括欧盟在内的国际社会的诟病。一是立法“阻断”美过度延伸的法律“之手”,阻止域外法律在本国司法管辖区内生效。二是针锋相对,制订反制裁相关法律法规。第二,构建专门机制,绕开美国对贸易与金融的控制。此外,国际多边机制也是反制美长臂管辖的重要渠道。面对美国日益突出的单边主义行动,最好的应对之道就是以多边主义回应其单边主义。

  美国是全球经济制裁的主要发起者,目前已经对全球约40个国家、一半以上的人口进行过制裁。中国也未能幸免,同样是美国制裁的受害者。一是直接对华制裁。如1949年建国后至1971年。二是间接对华制裁,主要就是美利用长臂管辖权,对“触犯”美对外制裁法规的中国企业与个人进行的经济制裁。据统计,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对中国公司进行过2次制裁。布什政府时期,制裁明显增多,达到十多次;第二任期的布什政府对华制裁数量虽有所下降,但制裁我公司数量也接近20家。奥巴马政府延续了美既定政策,中国昆仑银行是该时期标志性的案件,但总体实施制裁数量有所下降。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美对我制裁明显加码,力度也加大。其中,制裁华为案是里程碑式的案件,至今仍未结束。

  纵观美对我长臂管辖的情况可以发现,美对我制裁的数量与程度,总体上与中美两国关系的好坏成正比。可以预见,在未来较长时期内,我国面临美各式花样的制裁将不断增多。

  面对美今后可能对我国不断升级、扩大的长臂管辖与制裁,我国首先应扩大改革开放,加大创新发展,推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增强国家层面应对美国制裁的实力与战略空间。历史表明,凡是针对经济实力强大的大国,美发动经济制裁的成本较高,制裁成功率极低,且难以长久持续。其次,要加强内部团结,凝聚力量、统一思想与对外发声渠道;同时,要有坚定反制裁的决心。第三,积极拓展国际经济与外交合作,赢取国际支持。中国经济与世界其他地方的合作网络越健全,包括货币、金融与跨境支付方面的合作,美国制裁中国的政策就越难成功。要充分利用国际多边组织捍卫我方利益,毕竟,美国以国内法为基础的长臂管辖,违反国际公法的“主权独立原则”和WTO等倡导的相关精神。第四,学习国际反制经验。可学习欧洲、加拿大等地区和国家在面对美国长臂管辖时,保护本国企业的一些做法,比如出台中国版的“阻断法案”、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SPV机构,为我国企业与被制裁对象的经济来往提供渠道等。第五,我国涉外企业要加强合规经营,以避免不必要的制裁麻烦。

作者简介

姓名:徐飞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优优彩票APP 山东11选5走势 51彩票计划群 99彩票导航网 千禧彩票注册 玖玖棋牌APP下载 安徽快3 上海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杀号专家 麒麟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