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发展
张君安 张文宏:社会网络类型与老年人幸福感
2019年09月03日 15:06 来源:《社会发展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张君安 张文宏 字号
关键词:社会网络类型;老年人;主观幸福感

内容摘要:

关键词:社会网络类型;老年人;主观幸福感

作者简介:

  提要:人口老龄化如今已成为全球现象,我国也正经历高速的人口老龄化。本文从社会网络视角讨论中国老年人的社会网络类型对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基于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2010)的数据,对我国老年人的社会网络类型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研究。通过聚类分析,本文归纳出我国老年人的社会网络类型,通过构建有序概率模型探讨社会网络类型对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研究表明:社会网络类型对老年人幸福感有显著影响。虽然我国大多数老年人嵌入家庭核心网络中,但是,拥有多元社会网络类型的老年人的主观幸福感最高。户籍居住地分样本检测证明,社会网络类型对老年人幸福感的影响是稳健的。

  关键词:社会网络类型 老年人 主观幸福感

  一、研究背景

  本文以我国老年人作为研究对象,采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2010)数据,考察社会网络类型对我国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将我国老年人的主观幸福感影响因素聚焦在老年人社会网络类型、功能健康程度和户籍居住地上,尝试回答以下几个问题:我国老年人的社会网络类型构成是怎样的?我国老年人的社会网络类型对主观幸福感有着怎样的影响?我国老年人的功能健康对其主观幸福感是否有影响?户籍居住地状况是否会影响我国老年人的社会网络类型构成及主观幸福感?本文希望通过对上述问题的研究,系统地了解我国老年人社会网络的类型,以及目前我国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感知情况。同时,也希望此研究能够开拓社会网络的研究方法,丰富社会网络的理论基础。

  二、文献综述与研究假设

  主观幸福感是个体对自己生理状况、心理感受、社会能力以及整体生活的综合认知和判断,具有主观性、积极性和综合性特征(Diener, 2000)。国内学者认为,主观幸福感是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自我评价(边燕杰、肖阳,2014);也有学者认为,主观幸福感包括正性情绪、负性情绪和总体生活满意度(刘仁刚、龚耀先,2000)。

  尽管学者们对社会网络的概念尚没有普遍认同的定义,但相关研究大多认为社会网络对个人主观幸福感有重要影响(Putnam,2000;Diener,2009)。“情感支持理论”认为,社会网络作为情绪“减压阀”能够借助与家人、亲戚、朋友和邻居的联系,降低个体所面临的压力,提升个人幸福感(Leung,et al.,2011;于米,2017)。“资源理论”认为社会网络有助于个人获取健康知识等社会资源,间接提升幸福感(赵延东、胡乔宪,2013)。社会网络的测量涵盖了网络规模、网络构成、网络顶端、网络异质性等,这些都会对老年人主观幸福感产生影响(徐西庆,2015)。老年人通过社会网络来获得重要信息、积累社会资本,并决定自己需要采取的行动(边燕杰,2001)。老年人的网络规模可以显示其所拥有的社会关系数量,即网络规模越大,老年人的社会支持越多元(许传新等,2004)。但也有研究者认为,老年人社会网络的异质性比规模更为重要,相较与朋友保持联系的老年人而言,与子女联系更紧密的老年人主观幸福感更高(Pinquart& Srensen,2000)。研究结论各执一词,原因可能是,单项指标无法涵盖社会网络的核心特征,社会网络类型才是影响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关键变量(Litwin& Shiovitz Ezra,2011;Chenget al.,2009)。

  在对西方社会的研究中,社会网络普遍被分为四个类型:“多元网络”“朋友中心网络”“家庭网络”,以及“限制网络”。“多元网络”的特点是,拥有较多的网络成员,包括家人、朋友和邻居,以及经常参与组织活动(如教堂和俱乐部)。以“家庭网络”为主的人普遍与配偶、子女和兄弟姐妹关系密切,但与朋友联系较为疏远,也较少参与组织活动。相比之下,“朋友中心网络”的特点是,经常与朋友和邻居接触,但亲属关系很少或根本不存在,组织参与度也不高。最后,“限制网络”的特点是社交关系少,极少参与组织活动。那些以朋友为中心或网络受限的人比其他人更有可能处在丧偶或离婚时期(Fiori et al.,2006;Litwin,2001;Litwin & Shiovitz-Ezra,2011)。但是,在对亚洲社会的研究中,社会网络的类型和西方研究中所归纳的并不相同(Cheng et al.,2009)。通过对日本老年人的调查,研究者识别出了一个新的网络类型,即“空巢网络”(Fioriet al.,2008)。对韩国的研究中,只识别出三类社会网络类型,即“家庭网络”“多元网络”以及“限制网络”。一项对中国香港老年人的研究发现了“远亲家庭网络”类型是有别于其他四类基础网络类型的网络类型(Chenget al.,2009)。也有研究对中国老年人社会网络聚类分析,区分出“多元网络”类型、“朋友中心网络”类型、“家庭中心网络”类型以及“限制网络”类型(Li& Zhang, 2015)。根据以上的相关研究结论,我们提出如下假设:

作者简介

姓名:张君安 张文宏 工作单位:上海大学社会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上海11选5走势 9号棋牌APP 内蒙古快3 山东11选5走势 福建11选5官网 山东11选5开奖 山东11选5开奖 利来彩票开户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看号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