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综合 >> 海外中国学研究 >> 理论建构
“中国研究”的国际视野与本土意义
2019年09月20日 13:38 来源:《学术月刊》2010年第9期 作者:周晓虹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江苏南京210093)

  摘要:在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中,最初导源于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中国研究”经历了诸多观察视角和研究范式的转换,并因为现在越来越迅猛的全球化浪潮和中国社会的巨大转型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一方面,全球化带来的跨界流动和分析问题的国际视野,赋予“中国研究”以主体多元化,并使得不同的研究主体,以及研究主体与行动主体之间有可能通过“视界融合”再造有关中国的新的认知模式;另一方面,中国社会转型的独特性,使得获自“中国研究”的本土经验资料,不仅有可能成为检验既有社会科学理论解释力的试金石,而且也可能成为解决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社会发展问题、提出新理论的学术源泉。由此,“中国研究”的国际视野和本土意义,为催生一种主客体并置的多元范式奠定了基础。

  关键词:中国研究 国际视野 本土意义 主客体并置 范式转换

  [作者简介]周晓虹(1957— ),男,浙江省杭州市人,历史学博士,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社会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K207.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10)09-0005-09

 

  随着近三十年来中国社会日益快速的变化,尤其是由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不断增长所凸显的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这个原本落后的东方大国现在越来越引起包括西方在内的整个世界的关注。无论是出于善意或是敌意,“中国崛起论”、“中国威胁论”、“中国独秀论”……,这形形色色的有关中国的观点在基本立论上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三十年来中国的全球影响力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用德国不莱梅大学史明(Nicola Spakowski)教授的话来说,“就今天的西方社会而言,‘中国崛起’已然成为地缘政治学上一个重要的利益关涉”[1]。

  显然,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全球影响力的提高,不能不对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发端于美国的、以当代中国为研究对象或论述客体的地域研究———“中国研究”或“中国学”———产生多重影响,其中包括这一学科的相对学术地位、研究的国际化程度、研究范式转换、理论的原创性意义,以及因为改革开放后中国学者的大批加入而产生的学术主体性问题等等。我认为,在这些问题之中,当属“中国研究”的国际视野和本土意义这两个问题最为重要。前者涉及如何在从事“中国研究”的多元主体之间形成某种超民族的国际视野,从而真正能够在一种全球语境中讨论中国问题;后者则涉及“中国研究”的路径在何种程度上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中国和中国社会。显然,“中国研究”的国际视野和本土意义的获得将会有效地促成这一学科的原有范式实现成功转换。

  一、“中国研究”:范式转换与学科历史

  “中国研究”(China Studies)又称“当代中国研究”(Modern China Studies),它是自1949年后在西方尤其是美国社会科学界形成的有关当代中国社会、经济、政治与文化诸方面的多学科研究,今天它已经成为包括中国学者参与的有关中国社会变迁与发展的一门综合性社会科学。[2]

  “中国研究”与传统“汉学”(Sinology)之间的关系近来一直是一个相当热门的议题。在2010年6月出版的《中国社会科学报》上有一期有关“全球视野下的汉学热”的“特别策划”,其中有相当的篇幅涉及这两个称谓间的关系讨论。严绍璗认为,应该将现在流行的“汉学”、“中国研究”和“中国学”等概念,统一定名为“国际中国学”,并且认为新的名称不仅有利于反映这一学科近代以来“在内涵的价值层面与外在的研究材料层面”的重大变迁和改观,而且还能够关照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现实格局,以避免“汉学”的单一民族局限。[3] 但异议同样理由充分。刘梦溪就认为,源自欧洲传统的“汉学”和发端于美国的“中国学”或“中国研究”从来就不是一回事,“美国‘中国学’的特点是比较重视问题意识,欧洲‘汉学’整体注重资料”。[4] 因此,统一上述学科称谓的倡议并没有获得一致的意见。

  我同意刘梦溪的观点,“中国研究”或“中国学”确实和“汉学”不一样,一般也不宜作强行的称谓统一,尽管两者间事实上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汉学”与“中国研究”的区别,不仅表现在研究对象上,而且也表现在研究方法上。具体说来,“汉学”是一门以中国传统文化为研究对象的人文学科,即英文所谓的“humanities”;而“中国研究”或“当代中国研究”则是一门综合性的社会科学,即所谓“social sciences”。“汉学”与“中国研究”在学科性质上的区别,是由它们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所决定的。具体说来,“汉学”主要以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典籍和文学作品作为研究对象,其研究方法主要为训诂考据等人文学科的手段;“中国研究”则以广义上的社会结构和社会行为作为研究对象,涉及的学科主要包括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人类学、传播学以及心理学等,其研究方法是现代社会科学所倡导的实证手段。如果说“汉学”研究的历史已有数百年甚至上千年[5],那么“中国研究”的历史则不过六十余年,它是因“冷战”而起的美国地域研究的直接产物。

  我们可以将“中国研究”六十年的学科历史划分为前后相续的两个主要阶段,并且这两个阶段从科学史的角度说都经历了重大的范式转换。“中国研究”的第一个历史阶段始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止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前后历时三十年。在这第一个三十年中,从学科发展的角度来说,最为重大的范式转换,当属传统“汉学”向“当代中国研究”的转换,而这一转换的助产士是美国历史学家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1907-1991)。

  费正清最早也是一位秉承汉学传统的历史学家,他与中国结缘于20世纪30年代。当时,从哈佛大学转学到牛津大学的费正清,为了完成自己的博士论文《中国沿海的贸易与外交》,在罗兹基金会的支持下来到北京,学习语言并查阅与中英外交关系和海关贸易有关的档案资料。我以为,促成费正清这样一个汉学家转向创建“中国研究”与其个人经历有关:其一,1932—1936年在中国的四年研究和游历(其中包括对山西和河南农村的考察),不仅使他对中国“普遍存在的贫困和堕落……感到震惊”,而且也使“他发现了作为一种文化和一个社会经济实体的中国的新含义”;[6]其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美国战略情报服务处的中国代表,费正清于1942年重回中国,这一机遇使得他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和现时的中国社会呼应起来。1948年,后来为费正清赢得了崇高声誉的《美国与中国》一书出版,他出色地论证了中国革命不能简单地归结为苏俄的影响,而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诸多领域的变化的逻辑发展。[7]

  再往后,转向“中国研究”的动力就更多地来源于由“冷战”决定的国际关系,以及战后社会科学的发展。客观说来,“冷战”对“中国研究”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冷战”中两大阵营的对立尤其是20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的爆发,促成了美国了解中国尤其是体制高度整合的新中国的需求;另一方面,同样因为“冷战”,麦卡锡主义的盛行,使得包括费正清在内的最早的一批中国研究者举步维艰,以致如傅高义(Ezra Vogel,1930— )所言,“1950年代是中国研究缺席的年代”[8]。不过,从学术的角度说,此时兴盛的科学统一观,以及马克斯·韦伯(Max Weber,1864—1920)在《儒教与道教》一书中提出的“理性资本主义在中国能否产生”的问题,启发了费正清将“中国研究”锻造成与传统“汉学”不同的一门综合性的社会科学。此后,“中国研究”开始沿着两条路径发展:在历史学的路径中,关注近代中国变迁的费正清的“冲击—反应论”,在同一向度上引发了列文森(Joseph R.Levenson,1920—1969)的“传统—现代论”和佩克(James Peck)的“帝国主义论”;而在社会科学的路径中,关注1949年后新中国的国家起源、性质和结构的社会科学家们,如舒尔曼(Franz Schurmann,1926— )和傅高义等人,则将“国家对社会的强力控制”作为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叙事主线。

  “中国研究”的第二个历史阶段始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之后。在这第二个三十年中,同样从学科发展的角度而言,最为重大的范式转换,则当属“中国研究”从一项服务于美国对华战略利益的地域研究成为一门世界性的学术工作[9],或者说从“海外中国研究”成为“中国研究”。[10] 促成这一转换的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自然是1978年后中国社会的改革开放。这一方面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体系中成为一种建设性的力量”[11],另一方面促进了原先限于海外的中国研究进入中国。后者带来的交流和融合产生了诸多新的变化,其中包括中国学者对这一领域中中国学术主体性的吁求,以及非中国学者为了真正理解中国这个“他者”而作出的沟口雄三所说的“他者化”的努力。进一步,具体的研究范式也在发生转换:在历史学的路径上,保罗·柯文(PaulA.Cohen,1934— )开始思考是否有可能“把中国历史的中心放在中国”[12];而在社会科学的路径上,人们则以各种设计精当的经验研究来论证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多元复杂性。这三十年来,伴随着中国经济狂飙突进式的飞速增长,中国社会的转型越来越复杂,加之全球化带来的研究主体的多元化,这一切都使得“中国研究”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创造性和挑战性。

作者简介

姓名:周晓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幸运28彩票计划群 内蒙古快3 盛兴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图片 趣彩彩票计划群 235棋牌 极速快3官网 极速赛车登陆 彩8彩票计划群